最近,笔者看到一段著名医学家吴阶平谈论中医的史料。吴阶平回忆,当年在北京协和医学院读书时,曾批驳过针灸能治疟疾。他说:“当时我说疟疾是由疟原虫引起的,难道针灸能把疟原虫一个一个地扎死吗?后来我才知道针灸能够提高机体的抵抗力,从另外一个角度治好了病。”
用西医的视角很难理解中医,这是缘于中西医治疗思路的差异。西医治的是病,消灭侵入人体内的病毒;中医治的是人,用药的偏性来纠正人的偏性,从而调节人体平衡。有人用“矛”和“盾”来比喻中医和西医治疗理念不同。西医治疗重外力,相当于让进攻的“矛”变利;而中医治疗重内力,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让防御的“盾”变坚实。
西医治疗运用“战争”模式,中医治疗采用“和平”模式,从而带来临床效果的差异。上世纪90年代,何大一教授发明了“鸡尾酒疗法”,艾滋病患者的病毒载量以对数级下降。当时一些专家乐观地估计,人类在5年内攻克艾滋病。然而,药物毒副作用太大,在杀死艾滋病病毒的同时,体内的其他细胞也未能幸免。最可怕的是,有些病毒藏起来,抗病毒的药物无法消除,会出现更凶险的病症。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尽管没有除恶务尽,患者带“毒”生存,不符合现行的评价标准,但能延缓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进入发病期,降低病死率,降低机会性感染发病率且改善症状体征。
人们常说:“正气足,百病莫生。”中医的治疗理念是扶正固本。扶正就是扶助正气,固本就是调护人体抗病之本。正气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免疫功能,治疗以调护人体正气为主,“留得一分正气,便有一分生机”。正气虚弱,不能抗御外邪侵袭以至各系统相继虚损,治疗起来往往“按下葫芦起了瓢”,让病人备受折磨。中医所说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目的是保护和改善患者的免疫功能,扶正固本,提高生活质量,并使患者长期带“毒”生存。
中医不能包治百病。对于中医药来讲,有疗效就是硬道理。中医延续几千年靠的就是疗效,中药疗效的评价却遭遇现实难题。1956年石家庄发生乙脑大流行,死亡率达30%。中医蒲辅周治疗167例乙脑患者没有一例死亡。有关人员却说,这样的治疗效果不能算医疗成果。167例患者用了98个方子,平均每个方子用不到两个人,没有统计学意义,所治疗的患者都是个案。其实,中医药几千年来治疗大量的病例,是名副其实的“大数据”,但缺乏系统梳理,没有把这些散落的珍珠串起来,形成有效的疗效证据。因此,运用循证医学的方法进行中医临床研究,提高其科学化、客观化已势在必行。
中医疗效谁说了算?当然是患者说了算,这是中医药赖以生存的前提。评价中医的疗效,要从患者对自己健康状况的测量等方面进行评价。无论中医还是西医,治的是病,救的是人,忽视了活生生的人的感受和体验,如此评价疗效是舍本逐末。中医治人,在治疗过程中讲究“辨证论治”,是针对患者的“证”来进行治疗,通过吃药来改善患者的体征,关注患者的主观感受,关注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如果无视二者治疗理念的不同,用西医指标来评价中医疗效,一味强调指标的正常,有点像强行治罗锅,结局是罗锅没了,人也没了。
中医疗效评价要丢掉西医的“尺码”,用自己的“脚”去“试鞋”,避免“郑人买履”的错误。改变中医疗效评价滞后的局面,亟须建立符合中医自身特点的评价指标体系。中医疗效有赖于整体中医诊疗水平的提高,解决现代医学解决不了的疑难重症,发挥其独特优势造福人类。

裴正学教授生于1938年,是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甘肃省首批名中医,国务院特殊津贴享受者。现任甘肃省中医院、省医学科学研究院首席主任医师,甘肃中医学院教授。他提出了“西医诊断,中医辨证,中药为主,西药为辅”的中西医结合“十六字”诊疗方针。他从事临床工作55载,对恶性肿瘤、肝病、血液病、结缔组织病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对恶性肿瘤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有独到的见解。笔者师从裴正学教授,现对他治疗恶性肿瘤的经验总结如下。

以媒体关注的热点问题为切入点的中国记协“新闻茶座”开办两年来,首度聚焦中医药。11月30日,以“中医创新:积极治疗艾滋病的研究进展与现状”
为题的第20期“新闻茶座”,特邀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防治艾滋病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健主讲,美国广播公司、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社、德国电视一台等媒体驻华记者,意大利等国驻华大使馆新闻官,港澳台媒体在京记者以及部分境内媒体记者60多人参加活动。

裴正学教授认为,西医注重微观、局部和病原的致病性,中医则注重宏观、整体、机体的反应性。二者的结合对认识疾病、治疗疾病会带来一个新的突破。他就是将这一思维应用于肿瘤临床治疗中,从而取得了显著的疗效。

品茗听讲,随问随答,“新闻茶座”形式自由,气氛轻松,而对中医药治艾话题的浓厚兴趣,不由人不凝神倾听。王健教授从事中医药治艾20多年,可谓中医药治艾临床和科研实践的参与者、见证人,他对中医药治艾的历程、特点和成效的简要介绍,勾画出中医药治艾的特色优势,令人印象深刻。

恶性肿瘤源于正虚致脏腑功能紊乱

在座中外记者纷纷发问,气氛愈发热烈。对中医治艾机理有兴趣的记者不少,而意大利驻华新闻官的问题颇具代表性。王健比喻作答,“病毒是矛,人体为盾,西医考虑的是怎么与矛对抗,中医着眼的是保护好、维护好盾”,他说,西药通过药物作用,抑制病毒复制,而中药则更多地强调增强免疫能力,缓解临床症状,减少抗病毒药物毒副作用,改善生活质量。
“经长期临床观察,经中药治疗的患者CD4淋巴细胞变化也是呈现稳定和逐渐上升的趋势。中医药治疗疗效确切”。

裴正学认为,恶性肿瘤发生的根本原因是正虚。扶正固本是治疗的基本法则,“急则治其标”是治疗的必要手段,中医扶正固本与西医放化疗相结合、取长补短是治疗的有效方法。

香港记者对患者接受中医药治疗的程度表示关心。王健肯定地说,“老百姓非常接受”。他介绍,中医药治艾项目开展至今,患者数量增多,覆盖省份增加。其关键在于规范化的治疗和研究。“下一步我们要进一步扩大中医药治艾的规模,使治疗方案更加规范,并探索中西医结合治艾有效途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