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铁涛晚年更为中医前途命运牵肠挂肚,把自己日思夜想的中医药问题,写成颇能影响医政的论文:《中医学之前途》《试论中医学之发展》《新技术革命与中医》。他说:中医之振兴,有赖于新技术革命;中医之飞跃发展,又将推动世界新技术革命。能如此畅谈新技术革命与中医,可见邓老不老,他对我国中医事业一片赤诚之心,如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烧;他铁肩担道,中流砥柱,历尽近百年风雨沧桑;他洞察秋毫,明辩是非,论述中医学之前途与发展,写下一篇又一篇战斗檄文。人们已经习惯把“邓铁涛”看作是中医的符号。

“经过几十年的研究,我感觉在中医学上我应该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89岁时,邓铁涛成为科技部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首席科学家,他提出的五脏相关学说是中医基础理论专项的主要研究内容。“群众难以接受阴阳五行,尤其是在现代。其实中医的五行学说讲的就是五脏相关。这个相关和西医不一样,相关指人体的五脏是相关的,人的生老病死都与五脏相关,金木水火土只是相当于化学里的名词而已,所以人们容易误解中医。”

人大七届四次会议闭幕了。会议批准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及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明确提出,卫生工作方针是预防为主,依靠科技进步,动员全社会参与,中西医并重,为人民健康服务。中西医并重终于正式成为国家卫生工作的五大方针之一。

1984年初春,中央军委副主席徐向前来广州,邓铁涛担任保健医期间,以普通“中共党员”名义写信给中央,信中说:“发展传统医药已明文写入宪法,但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了,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使之早日复兴。”徐向前读后,在信上加了意见,转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6天后,胡耀邦作了“认真解决好中医问题”的批示。中央批示连同信件全文以《邓铁涛同志给徐向前同志的信》为题作为中央政治局参阅文件印发。不久,国务院讨论设立国家中医药管理专门机构的问题,请田纪云协助卫生部认真解决好中医问题。事后卫生部中医司把该文件复印件交给邓铁涛。之后,中央决定成立国家中医管理局。邓铁涛的信起了催生作用。1986年12月,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挂牌成立。

2019年1月10日早晨6时6分,国医大师邓铁涛在广州去世,享年104岁。邓铁涛1916年10月出生于广东开平,他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全国名老中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诊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邓铁涛在长达80余年的医疗教学科研生涯中,精心研究中医理论,极力主张“伤寒”“温病”统一辨证论治,积累丰富临床诊疗经验,继承与创新中医理论学说,对发展中医药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2009年7月1日,93岁的邓铁涛教授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国家三部委联合评定为首届“国医大师”。

过了两天,我又来到北京团驻地,董老说,中西医并重的提法很好,外地中医代表都十分赞成。只是中医代表只有十几位,他们虽然都签了名,但根据规定,一个议案需要30位代表附议才能立案。渡老说,让董老带着你到北京团游说一番,争取让他们帮帮忙。我跟随董老来到北京团,见到很多名人。有何鲁丽副市长,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著名作家杨沫女士。那天,我着实地当了一回追星族。我向他们介绍了中医的作用、重要性及现实处境,请他们支持中西医并重的提法,为董老领衔的议案签名附议。这些名人代表对支持中医很感兴趣,纷纷签名。就这样此议案的附议代表很快超过了30人。

邓铁涛以集中医临床家、教育家、理论家与战略家于一身的影响力,多次独自或牵头上书中央领导,为中医药事业发展建言献策。

作为医者,邓铁涛有着一颗仁爱之心,多年来,他不仅用自己高明的医术尽心尽力为患者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而且还从精神上、经济上帮助他们。他说:“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我们不能轻言放弃。”

1991年,国务院要制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及第八个五年计划纲要。因为涉及到很多政府部门的基本工作方针,所以要求各部委成立计划纲要起草小组,提出各自领域今后的工作基本方针建议。卫生部于1990年下半年成立了纲要起草小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派出田景福老局长、林伟老司长和我参加。

1998年,全国刮起“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风潮。邓铁涛忧心忡忡:“国家要抓大放小,对很多行业可能合适;但在医学界,西医大,中医小,抓西医而放了弱势的中医,岂不‘死火’?”8月11日,他联合任继学、张琪、路志正、焦树德、巫君玉、颜德馨、裘沛然中医老专家,联名上书给朱镕基总理:中医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知识经济领域,我们千万不可等闲视之;中医小,西医大,改革绝不能“抓大放小”。11月2日,“八老”得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答复,后来中西医院校合并风被紧急叫停。这是第二次“八老上书”。两封信均是邓铁涛手笔,行文简练,主题鲜明,言必有中,意味深长。

邓铁涛晚年更为中医前途命运牵肠挂肚,把自己日思夜想的中医药问题,写成颇具影响的论文:《中医学之前途》《试论中医学之发展》《新技术革命与中医》。邓铁涛认为,中医要发展,一是要向历史请教,二是要重视事物发展的内因,中医之兴亡,取决于现代中医的水平,如果大家目标一致,团结合作,经过艰苦努力中医是可以振兴的。

文革中,中医药遭到了严重的摧残和破坏。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后,中医药才迎来了第二个春天。

学术上融古贯今,提出“五脏相关”理论,包括脾胃学说继承与发扬、痰瘀相关学说应用、寒温病融合的中医热病理论研究,中医诊法研究与教材建设,以及岭南地域性医学的研究与开拓、近代中医史研究等。发表论文100多篇,著作有《学说探讨与临证》《耕耘集》等,主编有《中医学新编》《实用中医诊断学》等。

邓铁涛从一名普通的中医,一步一个脚印,成为我国着名的中医学临床家、理论家、教育家,他曾写有一篇题为《万里云天万里路》的自传体文章,给人鼓舞和启发,“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我们的责任,任重而道远,就看现代中医、西学中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这是邓铁涛的期望。

21世纪胡锦涛指出中医是中华民族的瑰宝。

积极建言献策

1990年,中央计划精简机构,中医药管理局拟在精简之列。1990年8月3日,邓铁涛联合全国名老中医路志正、方药中、何任、焦树德、张琪、任继学、步玉如,联名上书,请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只能增加,不要削弱”。10月9日得到答复:同意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管理全国中医药工作职能。1998年,全国刮起“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风潮。为此,邓铁涛忧心忡忡,他联合任继学、张琪、路志正、焦树德、巫君玉、颜德馨、裘沛然这些中医老专家,再次联名上书:中医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知识经济领域,我们千万不可等闲视之;中医小,西医大,改革绝不能“抓大放小”。后来中西医院校合并风被紧急叫停。

党和政府对中医药事业一直非常重视。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党和政府就提出了预防为主、面向工农兵、团结中西医的三大卫生工作方针。

1990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3年获广东“南粤杰出教师特等奖”,1994年获“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荣誉证书。2001年被香港浸会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当代中医界领军人物,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中医诊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05年担任国家重点基础发展研究计划《中医基础理论整理与创新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2009年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选为国医大师。

邓铁涛曾在1990年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上表示,要毫无保留地将自己之所有教给自己的学生,并提出“学我者必须超过我”的口号,表达了对继承人的热切期望。“我不保守,我对待我的儿子和学生都是平等的。去年举办的邓铁涛学术经验研修班,我自己只讲了一堂课,其余都是由我的弟子主讲,说明我有了一支可持续发展的队伍,这个队伍已经形成了。”邓铁涛家里的客厅墙上悬挂着“铁涛理想”:“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有创新的学术成果;有经得起考验的社会效益;有一支可持续发展的队伍。”

在70年代后期,邓小平在1978年56号文件中提出要为中医创造良好的发展与提高的物质条件。是迎来了中医药的第二个春天。

1990年,当时中央计划精简机构,中医药管理局拟在精简之列。1990年8月3日,邓铁涛联合全国名老中医路志正、方药中、何任、焦树德、张琪、任继学、步玉如,联名给江泽民总书记上书,请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只能增加,不要削弱”。10月9日得到答复:同意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管理全国中医药工作职能。这就是著名的中医界“八老上书”事件。

1937年,20岁的邓铁涛从广东中医药学校毕业。此后的大半个世纪中,无数的生命被他救治,成千上万的学子被他的精神和医术感召,投身民族医药事业。“中医学受轻视、歧视、排斥,从民国初年开始,一直到今天,中医在这一百年里经常受到不正确的对待。”邓铁涛下定决心,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己所能让中医发扬光大。

在中西医并重方针出台之后,党和政府以及卫生、中医等部门对中医药工作更加重视。2003年国务院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条例》。2007年由科学技术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中央16部、委、局、院印发了《中医药创新发展纲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